雁回头

四季之箴(4)【完结章】

【冬。告别】
寒夜未明,壁炉里燃烧的火堆哔哔剥剥作响。

格拉斯迷迷糊糊醒过来,听到一阵咳嗽声,和刚才在恍惚中听见的声音重叠在一起。

它过去替茉蕊儿掖了掖棉被,但无济于事,小姑娘面色难看,依然咳得厉害,且难于止住。

窗户锁的死死的,过境的大雪无缝可入。壁炉庇护下的小房间被暖意包裹。

格拉斯默默伏在入睡的少女旁边,断断续续的咳嗽声中它忽然变的悲伤起来。

“蕊儿,蕊儿。。。”它无济于事地反复呢喃着朋友的名字。

茉蕊儿出门的时候,发现屋外的雪早已积了厚厚的一层,雪面在靴子踏入时深凹下去,磨碎的雪爆裂出沉闷的响声。

天已昏黑了,冬日的夜晚来的格外早。

她想象着几个小时后远方人头攒动的盛宴,并因此对自己的健康状况深深抱憾。

呆呆地伫立着看了一会儿雪,寒木丛中的雪帘突然闯进一瓣赤红,并在颠簸中愈来愈近了。

列奥尼达怎么会来。。。?

明明已经捎信给他,遗憾地说明了自己的重感冒,并为早就约定好的烟火大会的失陪而道歉。

“对不起。因为我的原因,不能去看烟火大会。”她对着到来的人连连道歉,声音有些沙哑。“明明已经喝了药,还是很难受,完全不见好转。。。”嘴里呼入了冰冷的空气,又牵扯出一串虚弱的咳声。

“为什么要道歉啊。”列奥尼达含笑说出的话音里带着一丝嗔怪。“你应该想着快点把病养好才是。”顺手整了整她的围巾,掩住冻得通红的口鼻。

她小声嗯了一声,有些窘迫地看着列奥尼达。没有料到对方突然说了一句:“烟火在这里也可以看到吧。”

望着她疑惑的神情,列奥尼达伸手从衣襟里取出一把细长的纸棒,并分出一半递给她。

原来是这个,好像很久没有见过了。她恍然大悟,并心生欢喜。擦亮的火柴迸出暗红的火苗,点燃的瞬间,纸棒嘶嘶炸裂,倾吐出四散的花瓣,星星点点泻落雪地。

隔着两团燃烧的火光,她无意看见列奥尼达的脸,露出高兴得像小孩子一样的表情。他的赤红色没有因寒气而凋敝,热烈似被晚枫浸染。

他真好看。茉蕊儿突然这么想。

没过多久,面前的天空回归了黑暗,燃烧后的残骸被顺手丢弃在松软的雪地里,她抬起头,正对上列奥尼达严肃的神情。

是要说什么吗?

“蕊儿,我是来和你道别的。”列奥尼达认真的看着她的脸说。她怔了怔,也不记得心里涌现过什么复杂的情绪,总之最后镇定地点了点头。意料之中的离别。

“我已经完成了一百连胜的目标。”他看见茉蕊儿回应,才继续说道,“我想离开这里,去挑战远古精灵王的传承。”

“太好了。”她笑答。列奥尼达亦露出笑容,良久,他像是做出什么重大的宣誓一样,缓缓开口:“我一定会成为远古精灵王。。。我们王者圣域再见吧。”

茉蕊儿感到全身通过一道电流,她为之一颤,但还是用力点头,雾气涌进了她的视线。

“明年春天见到我的时候,那难得的好酒,请一定要斟上一杯为我加冕啊。”

“一言为定。”森林里的雪好像停了。

青郁之森里住着奇异的树妖精,他们与这座森林相生相伴,似源与流,根与叶。

树妖精生来有着至强的治愈能力,能抚平创痛,能促生万物。

然而生命短促,不过十几载。

列奥尼达突然轻轻地抱住了她,就像抱住一位多年不见的挚友,满腹想说的寒暄闲话都化作一拥。她的脸颊蹭上那挂着雪屑的赤红长发。

“蕊儿,蕊儿,蕊儿。”他反复地念着友人的名字,似乎是要把它好好记住“谢谢你。”他突然轻声地说。

茉蕊儿不知道自己是哪里来的情绪,从一开始她就不明白今天的自己是怎么了。

她感到发酸的眼眶失了守。途径两颊,热烫的液体落入了列奥尼达的衣料。

不过好在泪水穿不透厚重的袄衣,所以他当然永远不会知道。

四季之箴(3)

【秋。等待】
他惊异地张望着群树的鹅黄色新装时,林中的凉意正向他袭来,他不禁裹紧了身上的风衣。

列奥尼达如约来到树下后,并没有等到友人。

他干脆将背靠上老树,再等等吧,茉蕊儿从不会失约。阖上眼睛想要休息时,他感到肩头被轻拍一下。

拍他的是一个面目和善的老妇人,一手拄杖,一手提着竹篮,柔声询问是否知道茉蕊儿的住处。

“那是我的朋友。”列奥尼达高兴地说。“她很快会来这里赴约,您有事找她,不如和我一起等吧?”

老媪望着青年道谢,笑时一双眼睛眯缝起来。

对话结束不久,他听见两串熟悉的脚步声交叠在一起,如他所想,远处正是茉蕊儿和格拉斯一前一后跑来的身影。

气喘吁吁地站定,少女慌乱着向他道歉:“对不起,我迟到了。。。去给居民们送治风寒的草药了。”随后看见了列奥尼达身旁的人,转而礼貌问好“您好,格雷森婆婆。”

“真辛苦啊,蕊儿。”她像是同孙女交谈那样亲近和蔼。

“哪有。”她连连摆手。

“我是来为上次的事道谢的。若不是有蕊儿治好我的脚伤,我这老骨头会半个月不能下床工作呢。你留下来的草药,也非常有用。”

“您客气了。。。举手之劳而已。”茉蕊儿支支吾吾地回应,涩红的云飘上双颊。

“蕊儿,老婆子没什么送你的,送了点自己做的糕点让你尝尝。”格雷森婆婆笑呵呵地说着,将竹篮递给少女。没有理由拒绝这样的老人的好意,她想。

谢礼送出,老人心满意足。寒暄几句要转身作别。经过少女身边时,她像是想起什么似的,神神秘秘地压低了声音,说出了出乎她意料的话。

“蕊儿,那是你的恋人吧?”她说的除了列奥尼达,还能是谁。“不是。。。不是的!”这一出让茉蕊儿措手不及,并羞赧着做出连串慌乱的否认。好像听到了格拉斯强抑着的窃笑声,老人摇摇头,乐呵呵地走远了。那仿佛看透后生幼稚心思的眼神使她愈感难堪。

她花费巨大的勇气才敢回头直面列奥尼达,准备好应对一切尴尬的情景,却看见对方充满肯定和钦羡的神情。

“蕊儿,真是受欢迎啊。”想必他没有听见。茉蕊儿松了口气,一切回归往昔。

“不是受欢迎啦。这也许只是必然的结果。”她随意地答复着,未曾料到列奥尼达却十分认真地点了点头。

角斗场外的晚霞和对话历历在目。

“‘力量还可以用来帮助和引导众人’,现在我好像,有点明白你的意思了。”列奥尼达的红发被风扬起,似被晚枫浸染。

方才送药的路上,她和格拉斯经过麦田,果园,农庄。无处不是一派丰收的景象,辛劳一年的农人脸上熠熠闪着光,他们和歌采撷,像是在举行盛大的祭典。

不知为何,她从心底高兴起来,茉蕊儿知道,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正在继续抽枝吐蕊,不息生长着,并终会拥有花和果实。

这个季节过的很快,列奥尼达再度来访时,落叶已经铺就一条鹅黄的地毯。

“围巾很适合你。”他一眼看见茉蕊儿的新装扮,赞扬道。茉蕊儿轻声道谢,顺手把草绿色的绒布向上拉了拉,掩住脸颊上略显病态的苍白。

正午的天气不似清晨那样凛冽,阳光暖融融的,他们在柔软的天然地毯上席地而坐,无所不谈,清闲愉快。
但似乎缺少了什么。

列奥尼达突然笑着发问:“不知道我还有没有荣幸再喝一次那样的酒?”

他依然惦念着暮春那坛酒的清冽香醇,和绵绵绕舌的奇异花香。没有比它更好的酒了吧。

“那酒是用晚春开放的荠罗花酿成的,四季只有那时才有。”她解释完,犹豫了一下,才继续道“明年。。。再来喝吧。”

“好啊,我会期待着的。”青年并没有露出失落的表情,只报以云淡风轻的笑容。

“蕊儿,王者圣域是个什么样的地方?”列奥尼达突然问,他的语气带着对未知事物的憧憬。

茉蕊儿是没有去过王者圣域的,但还记得史书上描绘的句子,她想起青郁之森和远处没去过的山川河流。其实这些地方又有什么区别呢?一样有四季轮回,沧海换桑田,华屋成秋墟。王者圣域之所以不同,只是因为那里的人们能带领众人,引导众人罢了。

但茉蕊儿还是认真将王者圣域描述成美好的样子。在她稚嫩的嗓音中,光秃秃的老树上,最后一片树叶飘落了。

【四季之箴】(2)

悄悄咪咪把剩下的篇章都丢上来吧。(光速遁走)

【夏。念头】
傍晚时分,茉蕊儿背上的竹编药篓已经有了些重量,那些奇异的草本植物发出淡蓝幽微的光。下山时格拉斯走在她前面,尽管灵兽有远胜过她的轻盈矫健,二者之间还是保持着很近的距离。

“格拉斯,这山下的峡谷是不是有一座角斗场?”身后突然传来茉蕊儿的声音。

“没错啊。”格拉斯漫不经心地答道,但随后便理解了蕊儿发问的意图“小医生,你想去吗?”

“只是去看看啦。我从来没去过呢。”

格拉斯没有说话,这是默许的意思。她有一种好奇心将得到满足的喜悦。

列奥尼达浴血战斗,并获取力量和荣誉的地方,不知是什么样子。

时间已晚,她们到达的时候,周围已无人迹,那巨大恢宏的建筑安安静静地屹立着。

薄暮时分,夕阳西垂,绛红晚霞驰骋天际。天空下的建筑
和人皆被其浸染。

四处张望的茉蕊儿突然瞧见,远处的长栏前有个孤零零的高大背影。看这身形,会不会是那个人呢?

怀着一丝念想,少女携灵兽走向那处 ,随着距离的拉近,她渐渐看清那人惯用的负枪动作,背上骨翼,和在浓酽晚霞前也不落下风的火红长发。

“列奥尼达!”她叫了一声。那人当即回过头来,英气的脸上在友人的绿色身影映入眼帘时,显现出了笑容。

“蕊儿怎么会来这里?”

“我在这附近采草药,干脆过来看看。。。列奥一个人在这里做什么呢?”

“我在看晚霞。”他答道,笑容里有着邀请的意味。“角斗场的晚霞非常美。。。你还没有看过罢?”

盛情难却。

天空披上一条瑰丽的玫红色织锦,被映照成橘色的云层在其间款款巡游。

这样的景致,是青郁之森里看不到的。

“蕊儿!”猝然响起的的声音让她一个激灵,慌忙转头看向边上的人,以为他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说。

“到今天为止,我好像已经六十连胜了。”青年负着心爱的长枪,脸上露出骄傲的笑容,像一个等待被夸奖的小孩子。

“列奥真的很强大啊。”她受到这笑容的感染,竟也高兴起来。但——

“一直在这角斗场,不会无聊寂寞么?”

“不会啊。”青年的笑容爽朗。
“列奥,没有什么想做的事情?”
“有啊。希望能达到100连胜。”
“仅此而已?然后呢?”
“200连胜。”他不假思索地回答道。

然后还有300连胜,400连胜吧。茉蕊儿同格拉斯面面相觑,报以无奈的笑。

这么做有意义吗?
“力量的形式有多种,力量的用途也是如此。为什么要局限在战胜对手这一种上?”

“嗯?”列奥尼达的红发被风吹动着,脸上的表情却凝固了。

她看到那些她自幼所崇敬之人,她渴望成为的人。 那些以一己之力引导众人,不负头顶冠冕和身后殊荣的君王,那些历史之河上飘摇的不朽名讳。它们在她眼前一字排开又迅速掠过。

“力量可以用来战斗,也可以用来帮助,引导众人。”不知是不是因为夏日的酷热焦灼,她感到血液流得很快:“之前列奥你说的,力量和荣誉在角斗场也能得到,但,那是不一样的。精灵王的力量不仅仅是为自己所用的。”

“你的力量,应该可以做到更多的事才对。”

那个时候禁锢于唇边的话语,终于敞向友人,破笼而出。
她移开的视线正对上列奥尼达有些担忧的神色。

“蕊儿你。。。好像很激动,没事吗?”

她搪塞一声,小手下意识地抓捏裙摆的布料,掌心沁出了汗水。方才的一时热血冷却大半,剩下的全涌向了两颊。
不知道格拉斯,那位告诉过她少说空话教训别人的格拉斯,会是什么表情,她不敢去看。

“从来没有人问过我想做什么,也没有人告诉过我这些事情。”青年露出喜悦而友善的笑容。

他每一次的上阵战斗,胜利离场,伴随的无不是掌声,鼓舞声,喝彩声,这就是角斗场里的全部语言。

“谢谢你,蕊儿。我会思考你说的话的。”他温和地说着。这炎热的季节,许多植物和植物以外的东西开始生长。

沉寂延续了很久,茉蕊儿的心里却丝毫没有窘迫。

四季之箴(1)冷cp破冰

食用须知:自产自销型。
摸了对冷到结冰的一对bg,古草。列奥尼达×茉蕊儿。好战但温柔的大哥哥×腼腆的治愈系萝莉。
游戏里列奥说过自己在离开角斗场前尝试了远古精灵王的传承,这里用的就是这个设定和时间段。
设定和原作有差异较大。。。不作剧透。
另,文笔很辣鸡,欢迎指正


【春·饮酒】
午后的青郁之森安静的有些刻意。没有风经过,连鸟雀的啁啾声也无处可闻。

一袭绿衣的少女此时正倚坐树顶,若有所思的目视着远方。老树的郁郁枝叶荫蔽着天空,宛若青翠的华盖。穿过它所投射下来的日光,气势已被削去大半,只在少女脸颊表面搁置了几片疏疏淡淡的剪影。

少女旁侧伏着一只长相奇异的灵兽,兼具猫与狐的特征,通体的毛发是雪白和暖融融的桔黄,明亮的双眼有神而温驯。虽体型巨大,给人的印象却与那些娇小讨喜的走兽没有分别。

“喂,小医生——小医生?”沉浸在远方景色中的少女听见了自家灵兽婴孩般的声音,起初还没有反应过来,直到那毛绒绒的爪掌贴上了自己的背,才将她拉回现实。

“怎么了格拉斯?”少女睡梦初醒般揉揉双眼——远眺太久,眼睛有些发酸。

“树下面好像有个昏迷的人。”

茉蕊儿愣了愣,她知道格拉斯不会开这种玩笑。小手抓紧身下的树干,她向树下俯瞰去。

新绿的眼睛像冰洁的水那样凝滞住了。树下的草地上确实躺着一个人。就在这突兀的景象闯入视线的瞬间,她不容多想跳下了树,轻盈地如同一片蝉翼。双脚刚一着地她便急急跑向那昏迷的人。格拉斯也随同着安稳坠地,紧紧跟上茉蕊儿的步伐。

——那是一个身材高大的红发青年,双目紧紧阖着,原本就白皙的脸因负伤而愈加苍白。贴身的玄色铠甲多处破损,暴露出殷红绽开的伤口,流出的血已在铠甲表面凝结褪色,背后的骨翼同样是血污斑斑。而靠近青年的草地上,横陈着一杆长枪——大概是他使用的武器。

茉蕊儿倒抽一口凉气:“伤的这么严重。。。。”

“不过没有生命危险。”格拉斯靠上前去,低下头探了探青年的鼻息,补充道。

茉蕊儿蹲下身去,手掌隔空贴近负伤者的身形。合上眼睑,她试图专心致志地调用治疗的魔力,茶色发髻被轻轻吹起,澈明流动的能量温柔地包裹住了青年。
……

恍惚间,他感到自己涉入了一条河流,河流陌生却温柔倍至,温热的水流浸润着他,向他轻声诉说。

在一明一暗间辗转几次,他终于睁开眼睛。“已经没事了。”眼前的少女这样说道。魔力的辉光围绕着她的绿色衣装和茶色的发辫。她的形貌幼小稚嫩,神力却宛若谪仙。

青年起身坐起,这一动竟没有牵扯任何伤口,破损的铠甲里已是完整的皮肤。这魔法毫无疑问是来自眼前的少女。

“谢谢。。。”他惊讶地看着完好无损的身体“如此强大的治愈魔法。。。你是精灵王吗?”

茉蕊儿的神色动摇了几许,但很快又回复如初,她轻轻地点了点头。

“果然。。。那么旁边应该就是你的守护灵了。”青年转头看向那巨大的灵兽。“没错。”格拉斯的一双猫耳轻轻地摇动着。

这就是精灵王的力量。青年这般在心里感叹,关于精灵王,他只能关联到无上的力量和殊荣,其他的内容知之甚少,更毋需说是近距离接触。他脸上登时写满了坦荡荡的兴奋。

“那个。。。。我叫茉蕊儿。”可能是被对方盯得有些难堪,精灵王大人的声音出奇的小和紧张。“你呢,你从何处来?为什么会受这么重的伤?”

本期待着听一次惊险的生死逃杀经历,但自称列奥尼达的青年却说,这些伤痕是与角斗场的高手殊死搏斗的结果,最终列奥尼达摘得桂冠,在进入森林寻觅疗伤的草药时,虚弱不堪地倒在树下。

灵兽发出了噗嗤的笑声,但茉蕊儿发问时的神色却平静如水。“角斗?那种竞技活动需要这么抵死奋战吗?还伤成这样。。。”

“对我来说需要。。。胜利是充满荣耀的事情。”青年的句尾变轻变淡,似乎不打算继续延伸这个话题。

“茉蕊儿。”青年突然认真的一字字念出这个名字。他的声音年轻而充满磁性。

“嗯。。。?”突然的直呼其名让她愣了愣。

“告诉我更多关于精灵王的事情吧?”

有一瞬间少女脸上掠过一丝难堪。

“可以哦。”绿草如茵,周遭阒静。大概已经很久,没有和格拉斯以外的精灵聊过天了。

“列奥尼达。。。为什么不去挑战一下远古精灵王的继承呢?”这个问题是茉蕊儿听闻那惊人的连胜战绩后提出的。“以你的力量。。。一定能敌过众多对手。”

“我没有想过要成为精灵王啊。”青年莫不在意地轻笑,“成为王是为了力量和荣誉,同样的东西,我在角斗场也收获到了,这样便够了。”

茉蕊儿本想说“并不是这样。”,但关于精灵王的冗长说辞滞留在了唇边。她致以友好的微笑和淡淡的语气。“我们的理念似乎不同。但是没关系。”关于精灵王的对话结束于此。

“谢谢。。。您的治疗,还告诉我这么多事情。”列奥尼达在“您”字之前停顿,思忖须臾把这个敬词放进了句子,让茉蕊儿有些好笑。青年从脚下拾起长枪,老练的负上肩头。茂盛枝叶后面的天空将入黄昏,蘸上温软的橙红。

转身作别时青年像是想起什么一般回过头来。“以后也能来这里找你聊天吗?”

大概是讶异了几秒的,但心头随即涌出一丝喜悦。“好啊。到时请你喝我酿的酒。”

列奥尼达一走,格拉斯像是抑制很久似的倏忽笑了出来。灵兽的笑声婴孩一样清脆纯净,茉蕊儿的脸色却有几分难堪。

“明明是个很强悍的家伙,思维却意外的简单啊。已经把蕊儿当成朋友了吧?”自家灵兽所言即是,但让她难堪的当然不是这个。

格拉斯的脸上虽然作不出生动的表情,但呼扇着的一对猫耳却将狡黠表露无疑。“小医生——”,茉蕊儿的脸色由此又阴沉几分。

“小医生,第一次说谎吧,还是这么大的谎。”

丝丝红晕爬满了茉蕊儿小小的双颊,“我只是一时冲动而已。。。”旋即狼狈着调转了枪头:“结果格拉斯非要替我圆谎。。。”她不禁回想当时格拉斯语气的肯定和真诚。

“因为那不是蕊儿你的梦想吗?”灵兽的声音平静,她却像受到某种巨大的震慑般说不出话来。黄昏向晚,一时间周遭只有蜻蜓振翅的嗡鸣。

这个春天后来的日子,青年有过几次造访,春天的第一坛也是最后一坛酒飘出了醇香。他们在树下饮酒聊天,青年偶尔会携上一两本书籍共同翻阅。闲暇时,蕊儿会教他一些草药和花卉的知识。虚度时光间,无事发生的季节渐渐走远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