雁回头

四季之箴(1)冷cp破冰

食用须知:自产自销型。
摸了对冷到结冰的一对bg,古草。列奥尼达×茉蕊儿。好战但温柔的大哥哥×腼腆的治愈系萝莉。
游戏里列奥说过自己在离开角斗场前尝试了远古精灵王的传承,这里用的就是这个设定和时间段。
设定和原作有差异较大。。。不作剧透。
另,文笔很辣鸡,欢迎指正


【春·饮酒】
午后的青郁之森安静的有些刻意。没有风经过,连鸟雀的啁啾声也无处可闻。

一袭绿衣的少女此时正倚坐树顶,若有所思的目视着远方。老树的郁郁枝叶荫蔽着天空,宛若青翠的华盖。穿过它所投射下来的日光,气势已被削去大半,只在少女脸颊表面搁置了几片疏疏淡淡的剪影。

少女旁侧伏着一只长相奇异的灵兽,兼具猫与狐的特征,通体的毛发是雪白和暖融融的桔黄,明亮的双眼有神而温驯。虽体型巨大,给人的印象却与那些娇小讨喜的走兽没有分别。

“喂,小医生——小医生?”沉浸在远方景色中的少女听见了自家灵兽婴孩般的声音,起初还没有反应过来,直到那毛绒绒的爪掌贴上了自己的背,才将她拉回现实。

“怎么了格拉斯?”少女睡梦初醒般揉揉双眼——远眺太久,眼睛有些发酸。

“树下面好像有个昏迷的人。”

茉蕊儿愣了愣,她知道格拉斯不会开这种玩笑。小手抓紧身下的树干,她向树下俯瞰去。

新绿的眼睛像冰洁的水那样凝滞住了。树下的草地上确实躺着一个人。就在这突兀的景象闯入视线的瞬间,她不容多想跳下了树,轻盈地如同一片蝉翼。双脚刚一着地她便急急跑向那昏迷的人。格拉斯也随同着安稳坠地,紧紧跟上茉蕊儿的步伐。

——那是一个身材高大的红发青年,双目紧紧阖着,原本就白皙的脸因负伤而愈加苍白。贴身的玄色铠甲多处破损,暴露出殷红绽开的伤口,流出的血已在铠甲表面凝结褪色,背后的骨翼同样是血污斑斑。而靠近青年的草地上,横陈着一杆长枪——大概是他使用的武器。

茉蕊儿倒抽一口凉气:“伤的这么严重。。。。”

“不过没有生命危险。”格拉斯靠上前去,低下头探了探青年的鼻息,补充道。

茉蕊儿蹲下身去,手掌隔空贴近负伤者的身形。合上眼睑,她试图专心致志地调用治疗的魔力,茶色发髻被轻轻吹起,澈明流动的能量温柔地包裹住了青年。
……

恍惚间,他感到自己涉入了一条河流,河流陌生却温柔倍至,温热的水流浸润着他,向他轻声诉说。

在一明一暗间辗转几次,他终于睁开眼睛。“已经没事了。”眼前的少女这样说道。魔力的辉光围绕着她的绿色衣装和茶色的发辫。她的形貌幼小稚嫩,神力却宛若谪仙。

青年起身坐起,这一动竟没有牵扯任何伤口,破损的铠甲里已是完整的皮肤。这魔法毫无疑问是来自眼前的少女。

“谢谢。。。”他惊讶地看着完好无损的身体“如此强大的治愈魔法。。。你是精灵王吗?”

茉蕊儿的神色动摇了几许,但很快又回复如初,她轻轻地点了点头。

“果然。。。那么旁边应该就是你的守护灵了。”青年转头看向那巨大的灵兽。“没错。”格拉斯的一双猫耳轻轻地摇动着。

这就是精灵王的力量。青年这般在心里感叹,关于精灵王,他只能关联到无上的力量和殊荣,其他的内容知之甚少,更毋需说是近距离接触。他脸上登时写满了坦荡荡的兴奋。

“那个。。。。我叫茉蕊儿。”可能是被对方盯得有些难堪,精灵王大人的声音出奇的小和紧张。“你呢,你从何处来?为什么会受这么重的伤?”

本期待着听一次惊险的生死逃杀经历,但自称列奥尼达的青年却说,这些伤痕是与角斗场的高手殊死搏斗的结果,最终列奥尼达摘得桂冠,在进入森林寻觅疗伤的草药时,虚弱不堪地倒在树下。

灵兽发出了噗嗤的笑声,但茉蕊儿发问时的神色却平静如水。“角斗?那种竞技活动需要这么抵死奋战吗?还伤成这样。。。”

“对我来说需要。。。胜利是充满荣耀的事情。”青年的句尾变轻变淡,似乎不打算继续延伸这个话题。

“茉蕊儿。”青年突然认真的一字字念出这个名字。他的声音年轻而充满磁性。

“嗯。。。?”突然的直呼其名让她愣了愣。

“告诉我更多关于精灵王的事情吧?”

有一瞬间少女脸上掠过一丝难堪。

“可以哦。”绿草如茵,周遭阒静。大概已经很久,没有和格拉斯以外的精灵聊过天了。

“列奥尼达。。。为什么不去挑战一下远古精灵王的继承呢?”这个问题是茉蕊儿听闻那惊人的连胜战绩后提出的。“以你的力量。。。一定能敌过众多对手。”

“我没有想过要成为精灵王啊。”青年莫不在意地轻笑,“成为王是为了力量和荣誉,同样的东西,我在角斗场也收获到了,这样便够了。”

茉蕊儿本想说“并不是这样。”,但关于精灵王的冗长说辞滞留在了唇边。她致以友好的微笑和淡淡的语气。“我们的理念似乎不同。但是没关系。”关于精灵王的对话结束于此。

“谢谢。。。您的治疗,还告诉我这么多事情。”列奥尼达在“您”字之前停顿,思忖须臾把这个敬词放进了句子,让茉蕊儿有些好笑。青年从脚下拾起长枪,老练的负上肩头。茂盛枝叶后面的天空将入黄昏,蘸上温软的橙红。

转身作别时青年像是想起什么一般回过头来。“以后也能来这里找你聊天吗?”

大概是讶异了几秒的,但心头随即涌出一丝喜悦。“好啊。到时请你喝我酿的酒。”

列奥尼达一走,格拉斯像是抑制很久似的倏忽笑了出来。灵兽的笑声婴孩一样清脆纯净,茉蕊儿的脸色却有几分难堪。

“明明是个很强悍的家伙,思维却意外的简单啊。已经把蕊儿当成朋友了吧?”自家灵兽所言即是,但让她难堪的当然不是这个。

格拉斯的脸上虽然作不出生动的表情,但呼扇着的一对猫耳却将狡黠表露无疑。“小医生——”,茉蕊儿的脸色由此又阴沉几分。

“小医生,第一次说谎吧,还是这么大的谎。”

丝丝红晕爬满了茉蕊儿小小的双颊,“我只是一时冲动而已。。。”旋即狼狈着调转了枪头:“结果格拉斯非要替我圆谎。。。”她不禁回想当时格拉斯语气的肯定和真诚。

“因为那不是蕊儿你的梦想吗?”灵兽的声音平静,她却像受到某种巨大的震慑般说不出话来。黄昏向晚,一时间周遭只有蜻蜓振翅的嗡鸣。

这个春天后来的日子,青年有过几次造访,春天的第一坛也是最后一坛酒飘出了醇香。他们在树下饮酒聊天,青年偶尔会携上一两本书籍共同翻阅。闲暇时,蕊儿会教他一些草药和花卉的知识。虚度时光间,无事发生的季节渐渐走远了。

评论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