雁回头

四季之箴(3)

【秋。等待】
他惊异地张望着群树的鹅黄色新装时,林中的凉意正向他袭来,他不禁裹紧了身上的风衣。

列奥尼达如约来到树下后,并没有等到友人。

他干脆将背靠上老树,再等等吧,茉蕊儿从不会失约。阖上眼睛想要休息时,他感到肩头被轻拍一下。

拍他的是一个面目和善的老妇人,一手拄杖,一手提着竹篮,柔声询问是否知道茉蕊儿的住处。

“那是我的朋友。”列奥尼达高兴地说。“她很快会来这里赴约,您有事找她,不如和我一起等吧?”

老媪望着青年道谢,笑时一双眼睛眯缝起来。

对话结束不久,他听见两串熟悉的脚步声交叠在一起,如他所想,远处正是茉蕊儿和格拉斯一前一后跑来的身影。

气喘吁吁地站定,少女慌乱着向他道歉:“对不起,我迟到了。。。去给居民们送治风寒的草药了。”随后看见了列奥尼达身旁的人,转而礼貌问好“您好,格雷森婆婆。”

“真辛苦啊,蕊儿。”她像是同孙女交谈那样亲近和蔼。

“哪有。”她连连摆手。

“我是来为上次的事道谢的。若不是有蕊儿治好我的脚伤,我这老骨头会半个月不能下床工作呢。你留下来的草药,也非常有用。”

“您客气了。。。举手之劳而已。”茉蕊儿支支吾吾地回应,涩红的云飘上双颊。

“蕊儿,老婆子没什么送你的,送了点自己做的糕点让你尝尝。”格雷森婆婆笑呵呵地说着,将竹篮递给少女。没有理由拒绝这样的老人的好意,她想。

谢礼送出,老人心满意足。寒暄几句要转身作别。经过少女身边时,她像是想起什么似的,神神秘秘地压低了声音,说出了出乎她意料的话。

“蕊儿,那是你的恋人吧?”她说的除了列奥尼达,还能是谁。“不是。。。不是的!”这一出让茉蕊儿措手不及,并羞赧着做出连串慌乱的否认。好像听到了格拉斯强抑着的窃笑声,老人摇摇头,乐呵呵地走远了。那仿佛看透后生幼稚心思的眼神使她愈感难堪。

她花费巨大的勇气才敢回头直面列奥尼达,准备好应对一切尴尬的情景,却看见对方充满肯定和钦羡的神情。

“蕊儿,真是受欢迎啊。”想必他没有听见。茉蕊儿松了口气,一切回归往昔。

“不是受欢迎啦。这也许只是必然的结果。”她随意地答复着,未曾料到列奥尼达却十分认真地点了点头。

角斗场外的晚霞和对话历历在目。

“‘力量还可以用来帮助和引导众人’,现在我好像,有点明白你的意思了。”列奥尼达的红发被风扬起,似被晚枫浸染。

方才送药的路上,她和格拉斯经过麦田,果园,农庄。无处不是一派丰收的景象,辛劳一年的农人脸上熠熠闪着光,他们和歌采撷,像是在举行盛大的祭典。

不知为何,她从心底高兴起来,茉蕊儿知道,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正在继续抽枝吐蕊,不息生长着,并终会拥有花和果实。

这个季节过的很快,列奥尼达再度来访时,落叶已经铺就一条鹅黄的地毯。

“围巾很适合你。”他一眼看见茉蕊儿的新装扮,赞扬道。茉蕊儿轻声道谢,顺手把草绿色的绒布向上拉了拉,掩住脸颊上略显病态的苍白。

正午的天气不似清晨那样凛冽,阳光暖融融的,他们在柔软的天然地毯上席地而坐,无所不谈,清闲愉快。
但似乎缺少了什么。

列奥尼达突然笑着发问:“不知道我还有没有荣幸再喝一次那样的酒?”

他依然惦念着暮春那坛酒的清冽香醇,和绵绵绕舌的奇异花香。没有比它更好的酒了吧。

“那酒是用晚春开放的荠罗花酿成的,四季只有那时才有。”她解释完,犹豫了一下,才继续道“明年。。。再来喝吧。”

“好啊,我会期待着的。”青年并没有露出失落的表情,只报以云淡风轻的笑容。

“蕊儿,王者圣域是个什么样的地方?”列奥尼达突然问,他的语气带着对未知事物的憧憬。

茉蕊儿是没有去过王者圣域的,但还记得史书上描绘的句子,她想起青郁之森和远处没去过的山川河流。其实这些地方又有什么区别呢?一样有四季轮回,沧海换桑田,华屋成秋墟。王者圣域之所以不同,只是因为那里的人们能带领众人,引导众人罢了。

但茉蕊儿还是认真将王者圣域描述成美好的样子。在她稚嫩的嗓音中,光秃秃的老树上,最后一片树叶飘落了。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