雁回头

四季之箴(4)【完结章】

【冬。告别】
寒夜未明,壁炉里燃烧的火堆哔哔剥剥作响。

格拉斯迷迷糊糊醒过来,听到一阵咳嗽声,和刚才在恍惚中听见的声音重叠在一起。

它过去替茉蕊儿掖了掖棉被,但无济于事,小姑娘面色难看,依然咳得厉害,且难于止住。

窗户锁的死死的,过境的大雪无缝可入。壁炉庇护下的小房间被暖意包裹。

格拉斯默默伏在入睡的少女旁边,断断续续的咳嗽声中它忽然变的悲伤起来。

“蕊儿,蕊儿。。。”它无济于事地反复呢喃着朋友的名字。

茉蕊儿出门的时候,发现屋外的雪早已积了厚厚的一层,雪面在靴子踏入时深凹下去,磨碎的雪爆裂出沉闷的响声。

天已昏黑了,冬日的夜晚来的格外早。

她想象着几个小时后远方人头攒动的盛宴,并因此对自己的健康状况深深抱憾。

呆呆地伫立着看了一会儿雪,寒木丛中的雪帘突然闯进一瓣赤红,并在颠簸中愈来愈近了。

列奥尼达怎么会来。。。?

明明已经捎信给他,遗憾地说明了自己的重感冒,并为早就约定好的烟火大会的失陪而道歉。

“对不起。因为我的原因,不能去看烟火大会。”她对着到来的人连连道歉,声音有些沙哑。“明明已经喝了药,还是很难受,完全不见好转。。。”嘴里呼入了冰冷的空气,又牵扯出一串虚弱的咳声。

“为什么要道歉啊。”列奥尼达含笑说出的话音里带着一丝嗔怪。“你应该想着快点把病养好才是。”顺手整了整她的围巾,掩住冻得通红的口鼻。

她小声嗯了一声,有些窘迫地看着列奥尼达。没有料到对方突然说了一句:“烟火在这里也可以看到吧。”

望着她疑惑的神情,列奥尼达伸手从衣襟里取出一把细长的纸棒,并分出一半递给她。

原来是这个,好像很久没有见过了。她恍然大悟,并心生欢喜。擦亮的火柴迸出暗红的火苗,点燃的瞬间,纸棒嘶嘶炸裂,倾吐出四散的花瓣,星星点点泻落雪地。

隔着两团燃烧的火光,她无意看见列奥尼达的脸,露出高兴得像小孩子一样的表情。他的赤红色没有因寒气而凋敝,热烈似被晚枫浸染。

他真好看。茉蕊儿突然这么想。

没过多久,面前的天空回归了黑暗,燃烧后的残骸被顺手丢弃在松软的雪地里,她抬起头,正对上列奥尼达严肃的神情。

是要说什么吗?

“蕊儿,我是来和你道别的。”列奥尼达认真的看着她的脸说。她怔了怔,也不记得心里涌现过什么复杂的情绪,总之最后镇定地点了点头。意料之中的离别。

“我已经完成了一百连胜的目标。”他看见茉蕊儿回应,才继续说道,“我想离开这里,去挑战远古精灵王的传承。”

“太好了。”她笑答。列奥尼达亦露出笑容,良久,他像是做出什么重大的宣誓一样,缓缓开口:“我一定会成为远古精灵王。。。我们王者圣域再见吧。”

茉蕊儿感到全身通过一道电流,她为之一颤,但还是用力点头,雾气涌进了她的视线。

“明年春天见到我的时候,那难得的好酒,请一定要斟上一杯为我加冕啊。”

“一言为定。”森林里的雪好像停了。

青郁之森里住着奇异的树妖精,他们与这座森林相生相伴,似源与流,根与叶。

树妖精生来有着至强的治愈能力,能抚平创痛,能促生万物。

然而生命短促,不过十几载。

列奥尼达突然轻轻地抱住了她,就像抱住一位多年不见的挚友,满腹想说的寒暄闲话都化作一拥。她的脸颊蹭上那挂着雪屑的赤红长发。

“蕊儿,蕊儿,蕊儿。”他反复地念着友人的名字,似乎是要把它好好记住“谢谢你。”他突然轻声地说。

茉蕊儿不知道自己是哪里来的情绪,从一开始她就不明白今天的自己是怎么了。

她感到发酸的眼眶失了守。途径两颊,热烫的液体落入了列奥尼达的衣料。

不过好在泪水穿不透厚重的袄衣,所以他当然永远不会知道。

评论(1)

热度(4)